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涧采频

清丽而静 和润而远

 
 
 

日志

 
 

琅山庵传奇  

2015-02-15 15:15:48|  分类: 山水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2015年元月24日,我们29人探访大佛堂,因大佛堂景致甚好,且过往曾经也搜索不到,余便杜撰《大佛堂之前世今生》一文,颇有趣,乐翻众友,余韵袅袅。2015年元月31日,我们行走石门岭琅山庵,景色好,底蕴深。余芙大才,续大佛堂并巧妙将石门岭琅山庵融入其中,作《穿越石门岭》一文,浑然天成,佳作精彩,越品越有味。唯一不足的是,续篇是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一切归于尘土。余不舍,且怜惜,于是又作此文,以飨群友。

   为报慈恩巧打算

1780年的一个晚上, 15岁的念柳俨然一个大人了,他轻轻走到大佛堂旁的木屋里,“音姨,我来了”。清音正在铺被子准备歇息,忙迎了出来“柳儿,有事吗?”“我来和你说点事。”

望着这简陋干净的小屋,念柳眼角含泪,扶清音坐下,缓缓的说:“音姨,这么多年,你辛苦了。我已经长大了,明净住持已收我为徒,法号无言。下月我就随师父去云游,访名山宝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么多年,你为了照顾我,耽误了你自己。近几年,云山叔叔琅山大佛堂两头跑,也挺辛苦的。这样吧,我让云山叔叔接你去一起过吧。上月云山叔叔过来时,已经和我说过,他想早点接你过去呢。想我的父亲也一定是同意的。”

清音听罢,早已泪如雨下,念柳真的长大了,自己15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多少个漫漫长夜,孤枕难眠,想着念柳什么时候能长大,什么时候可以和云山一起,过柴米油盐的平凡生活。今天,15岁的念柳却早已为我打算好了。

“柳儿,你真的长大了,音姨听你的,听你的。”

念柳见音姨应允了,一边差人到西递前溪,告知外公梅老爷,一边着人送信给在安庆做生意的父亲柳如风。两厢里选定好日子,在这年的秋天,云山接清音到琅山居住,梅老爷感念清音的有情有义,置办了丰厚的嫁妆相送。

  喜得龙凤乐融融

云山拿出多年的积蓄,加上清音部分嫁妆,在琅山开辟了山地田陌茶园,建屋10间。平日里,清音在家,忙时耕种,闲时女工,家里打理得有条有理。山地田陌有伙计凌世谊夫妇等打理。云山则经常随柳如风在外跑生意,徽州安庆秦淮来回跑,做得风生水起,小日子过得踏踏实实、滋润惬意的。

唯有一件,结婚三年了,还未见有喜。云山也曾请当地的郎中瞧过,不知所以。梅老爷知晓后,便派人接  清音到县城诊治。

医馆在西街,坐堂郎中人称江一脉,医术精道,最擅长疑难杂症。一番望闻问切后,江一脉微微颔首道:“安心,大嫂没有大问题,只是年纪偏大,且体质偏寒,我开十贴药,你回去调养调养就好了。”清音一听,大喜,赶忙拿药叩谢,拜别梅老爷回琅山。

自此清音在家安心服药,凌嫂也小心照顾。半年后,清音脸色红润,步履轻盈,有喜了。云山看着也是满心欢喜,如风也时不时的搭些红枣、桂圆、莲子、当归、黄芪的什么给清音补补。

第二年的五月,清音诞下了一对龙凤胎。一家人欢喜不迭,宴请大坞里村民一天。如风给男孩取名柳子卿,女孩取名柳若川。

从此,琅山上,咿咿呀呀、莺莺燕燕,好不融洽和美。早上凌叔带伙计们上山,凌嫂在家忙里忙外。清音带子卿、若川,忙的不亦乐乎。凌嫂的儿子小伯瀚一会儿逗子卿,一会儿摇若川,小脚丫子噼噼啪啪,快活着呢。

 

   冰心一片在玉壶

快乐的时光总是倏忽而过。转眼子卿、若川已是14岁了。柳如风、云山也已花甲之年。这么多年,如风的生意越做越大,石门岭上往来穿梭,着实有点力不从心了。云山见清音操劳,身体也不如前,有心在家经营,一来照顾清音,二来家里的生计也能照看。于是和清音、凌伯商议,让子卿、伯瀚跟如风做生意。此举正中如风下怀,从小看着子卿长大,就是一个机灵活泼、聪明诚实的好孩子,是做生意的好料呢。再者自己的生意也是需要一个接班人,念柳任大佛堂住持,无望了,子卿正是恰当的人选。

若川听闻后,心里不安。哥哥子卿去做生意就好了,为什么伯瀚哥哥也去呢?私下问:“翰哥哥,你也要去吗?”,“是啊,我是男人,当然要到外面去闯世界,怎么能一辈子窝在深山呢?妹妹,你放心,我在外面赚了钱还是要回家的,你好好的在家等我,好不好?”“嗯,你可一定要回来哦”。

如风在安庆、秦淮都有生意。秦淮有一间土特产铺子,伯瀚在那当学徒,跟着叶掌柜的学做生意。安庆有一间茶庄,子卿在那当少东家,跟着谢掌柜的学做生意。如风两头兼顾,偶尔回琅山小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

 

  流水无情万念灰

琅山中秋夜,真美啊。圆月朗照,清辉遍洒。蛩语唧唧,山涧幽鸣。若川轻启房门,颠踮的走出门外,张开双臂,踮起脚尖,深吸一口气,啊,太舒服了。如此良辰美景,要是翰哥哥在多好了,我们一起踏月、对歌、捉迷藏,可是翰哥哥总是忙,中秋都不回来,过年总得回来吧。

还是去问问如风伯伯吧。

“世谊,你在柳家多年,有功劳也有苦劳,伯瀚这孩子有出息,在秦淮跟着叶掌柜的学生意很是勤奋,渐渐的都上手了。叶掌柜只有一女名芳径,温柔娴静,朴实善良,与伯瀚年纪相仿,两人两情相悦,情愫暗生了。叶掌柜已向我提了,要招伯瀚入赘,所以我这次回来问问你的意见,好回叶掌柜的话。”“谢柳先生,小儿能有今日,全凭先生教导,先生做主就是。”“恭喜你,结了一门好亲”。

什么?翰哥哥要娶别人了?怎么会、怎么会?我要去问问娘亲。“娘,伯瀚哥哥要娶别人了?”“你怎么知道的?我也是刚刚听你柳伯伯说的呢。叶家家境殷实,且只有一女,说是你伯瀚哥哥对叶小姐很中意呢。”

若川一听,心里凉透了,为什么娘亲也不知道我的心意,一直以为伯瀚哥哥是我的,谁也抢不走,所以也一直没有把自己的心思说给娘亲知道,凌叔凌婶也只拿我当小姐看待,或是从未想过要我做儿媳妇吧。如今,伯瀚哥哥和叶小姐朝夕相处,两情和悦,我可怎么是好?

自此若川日渐消瘦、少言寡语,渐渐不思动弹了。多方寻医问治,也无起色。清音无计可施,带若川到大佛堂,希望无言能开导开导她。

    闲云任舒心空明

听着轻缓的诵经声,看着袅袅的青烟,闻着若有若无的香气,若川的心一下安静下来,多日来的揪心抑郁一下释然,无比的宁静与清爽。

伯瀚哥哥,你或许已经不记得14岁时说过的话,我也是傻,一句少年的话怎能当真?今日才知道,我们不是一路人,你要挣前程、显富贵,而我,只想安安静静的生活。这儿才是适合我的地方。伯瀚哥哥,你和叶小姐好好过吧,祝福你们。

“无言大哥,你收下我吧,我要在这里出家”。

“这怎么行?大佛堂是和尚庙,不收女弟子的。你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平平心绪吧。”

自此若川在大佛堂禅修,吃斋念佛,默诵经文,潜心礼佛,已然忘记了之前的一切烦忧。无言见若川颇有佛缘慧根,建议父亲和云山叔叔在琅山建一座庵堂,让若川回琅山庵静修。这样不让音姨与云山叔叔担心,又可随时照顾她。

云山清音见若川心意已决,便依无言,在屋子的南边新建了琅山庵,若川回琅山庵修行,法号无忧。

这便是琅山庵的由来。

(未完,待续)

 

                      2015年2月13

 

后记:写此类文章的确耗费心血,加之知识储备不够,文笔生涩,实在有愧。余芙、冰果茶,后文就交给你们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