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涧采频

清丽而静 和润而远

 
 
 

日志

 
 

也有风雨也有晴  

2013-04-15 09:34:06|  分类: 山水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夏,天渐渐的热起来了。学期结束,事也多起来了,既热又忙,不免烦躁,于是就有点耐不住了,俱乐部成员渴望忙里偷闲,去亲近山水了。到哪儿呢?颇费了一番思量。不能太累,毕竟气温高,还不能太轻松单调,怕不过瘾,最后敲定一条有山有水、劳逸结合的最佳线路。古人说:登高使人心旷,临流使人意远,我们就“登高临流”去!

7月3日的早晨,阳光晃眼,闷热,在家就汗津津的,想到去登山,真有点怵头。但那野外的诱惑是抵挡不住的。7点,大家齐聚向阳桥头,沿古溪向东头岭进发。

也有风雨也有晴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一路上,阳光朗朗的照着,汗殷殷的渗,我打着伞,挥着扇,湿毛巾带着,依然有些热。走到田野里,不时有阵阵的风吹来,瞬间极凉爽,这种体验在家是没有的。农户一板车一板车的西瓜从我们身边拖过,是拉到城里卖的。有位大爷是熟人,非要送我们两个瓜,后刘和永又买了一个,我们就在山脚下的农户家里,把西瓜切开分吃了,很是凉快消暑了一番,趁机点了人数,共25人。

东头岭是我第一次登山的起点,当时的感觉路不好走,因石板都撬掉了嘛,山上都是枯败的茅草,没有风景。然此时的山上茅草正油润着,在抽穗扬花,一片一片的,招摇着,亮闪着,自有一种风韵。路是看不见了,茅草长疯了,掩埋了路。长袖的还好些,短袖的客只好将毛巾将两只胳臂裹起来,从茅草缝里钻。隔两步就看不见前后的人,茅草又极锋利,稍不留意,就被拉一长口,虽不深,然痛。个个护着头脸,狼狈地钻。幸好这条古道不长,攒攒劲,快点赶,就到岭头了。不大的地方歇着二十几人,难得的是许多的蜻蜓盘旋在头顶,气压低,估计会有雨。方晖因头天晚上酒喝多了,体力不支,落后面了,居然打电话问怎么走,找不着路了。

下岭茅草就少了,多是矮矮的毛栗树,石板大多还在,下就愉快多了。岭下小村庄是西递的小林坑,住户全迁到外面的善禾了,留下几幢没有屋顶和几幢锁了门的房子,荒凉而残破。其实村子很清雅的,古银杏古杨树还有一簇翠竹在村口守护着一方宁静,桃树仍然在门前挂着果,没随主人而去。好了我们这些人了,老谢玩劣不减当年,老猴子爬树照样敏捷,将那桃子摘下或用竹竿打下,滚落在地,大家纷纷捡起来在溪沟里洗过,吃起来味道不错,纯正,比街上买的强多了,真是买不如“偷”了。我因有捡苹果的后怕,这次不敢了,吃了半个现成的。

也有风雨也有晴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往前走着呢,突然就下起雨来了,还真不小,不能走了,互共着伞,站在路旁,这样的天雨是下不长的。只一会儿,停了,暑气消散了不少。继续前进,又来了一阵大点的雨,只这一块,哗啦啦的下,少顷,太阳出来了,真是“东边日出西边雨”。本准备抄近路到西坑,因雨也因方晖的不支,改走大路了。

欣赏过善禾村河边的相连的两株古杨树后,走平路就很乏味了。上了柏油路后赶紧上车奔西坑了。有那几位偷懒不愿爬山的已到西坑了,正在河里戏水呢,想是在熟悉场地兼带热身了。

西坑村是西递镇的一个自然村,30余户人家,均粉墙黛瓦的徽式民居,掩映在青山翠竹之中,村子很安宁。整个村庄座落在峡谷之中,一条蜿蜒曲折、清澈见底的“鸳鸯河”绕村而过,一座三墩水泥桥横跨两岸,将村子与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现如今,谷名称之为“鸳鸯谷”,名声渐响,已然是都市人探幽取胜的好出处了。站在桥上放眼望去,“一派青山景色幽”,峡谷高深,峭壁嶙峋,千姿百态,天然成趣。两岸绿树婆娑,薜萝迁蔓,渲染着绿、秀、深、奇、静。

也有风雨也有晴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中午在查永红家热热闹闹摆了三桌,吃饱喝足后,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到鸳鸯河乐去了。

河宽30几米许,隔十几米地,就有一深潭。我们的人分在相隔不远的两个潭中。那些个会游泳的人早已按捺不住,个个褪了个干净,换上泳衣扑通下水,尽情的舒展、嬉戏起来,那份自在、惬意、满足、痛快隔岸我也瞧得一清二楚。

 

我虽不会游泳,又岂甘心辜负这澄净幽柔的水呢。幸好叫懒老公带了双凉鞋过来。换上它趟水了。水的那个清啊,清澈透底,纤丝可见;水的那个柔啊,如丝般滑过肌肤,不凉,温温的,软软的,让人莫名的心悸。鹅卵石斑斓多彩,潭水漾着,如五彩的梦。深潭处碧如翡翠,波纹涟涟。男人们从石壁上象那跳水运动员一样跃人水中,溅起大朵洁白的水花,煞是好看。也有孩子们和现学游泳的勇敢的女人在碧水中扑打折腾着。

也有风雨也有晴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抬头瞧见绕山一古道,便和另几个不会水的一道去走走。我趟水,她们踮过石埠,过两潭,到右岸的“鹰峰崖”下,一条不知修于何时的卵石古驿道盘旋在山崖之间,路很干净,沿河边有扶手,左边是峭崖,多洞,都不大;右下是河滩,多潭池,游泳人的话语声、划水声清晰可闻。这条道路想来就是往年村子通向外面的主道了。

我们的运气真是好,老天很惠顾我们的,整个下午没有热辣辣的太阳,天空大块的阴云零散地游动,不时还有丝丝的凉风吹来,间有花花的阳光扫过来。真正的“道是无晴却有晴”。

也有风雨也有晴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西坑是静的,除了我们,不时有一批一批的游客过来,趟水的、尖叫的、呐喊的、惊叹的,都有。然吵闹总在游离,入不了村,进不了水,别说撼动山了。

鸳鸯谷的水是多情的,那么纯,那么净,那么柔软、那么细腻,撩拨着你,滋润着你。

我们是有情的,痴那青山,迷那碧水,恋上了,忘不了了。

多情的水啊,你要流向哪里?

有情的人,你还想往哪儿走?

 

 

 

 

 

                           2004-7-3登山临水

                           2004-7-7记述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