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涧采频

清丽而静 和润而远

 
 
 

日志

 
 

早春 我们登山去 ---------------骆驼峰  

2013-04-15 11:17:23|  分类: 山水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春二月,乍暖还寒,在2月14日情人节这个浪漫的日子,我们相约去登山。

 

自从去年国庆节始,局机关工会组织了几次登山活动后,此项绿色的、健康的、时尚的运动就深入人心了。这次我们的队伍达36人,其中小孩5人,浩浩荡荡,蜿蜒悠然的行进在田埂上,正向今天我们要征服的骆驼蜂进发。

早春 我们登山去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骆驼蜂在渔亭,每次我到屯溪去,经过渔亭时总要在车内抬头看高高的俯在山顶上的那只安详庞大的骆驼。它整个身体呈红褐色,头部和驼峰尤为逼真。整个骆驼就是巨大的岩石,没有一丝植物,就那么突兀的安静的极其显耀的俯在那,看滚滚红尘,看潮起潮落,永远的给你惊异、给你喜悦、给你永恒。

 

走在衰草铺着的田埂,掠过白霜覆盖的油菜田。我们上山了。

 

我背着双肩包,穿着白球鞋,很自信的走在前面,因有过爬山的经历,以为自己行了。但前面的路兀的陡起来了,我就有点喘气不匀了,赶紧把背包给了别人,吃了一个苹果,轻装向上。

 

跟随着前面的人缓缓的上,没有小步的,你必须抬起你的脚踏上一个树桩或固定着的石头,手拽住小竹子或小树,然后猛地一使劲,踏上你的另一只脚,如此交替行进。如果没注意,你踩到了茅草,你踏上的脚会哧的滑下,手拽住了,就会悬空吊一会儿,然后继续寻找落脚点,向上爬,十二分的小心。如果手放了,你就会滑下来。实在是累了,找一个两脚稳固的地方,叉起腰,抬头往上看,骆驼依然高高在上,因角度变化,形态有些不一样了。居然惊奇的发现,骆驼的颈部有似乎悬空的两块岩石,象极了一只正在笔直向上爬行的乌龟。忙指给同伴看,却看不见前面的人,下面许多人也看不见,只我们一个小方阵的人欣赏了。

早春 我们登山去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离骆驼还远得很,继续的小心谨慎。或低头弯腰钻缝隙,或眯眼龇牙躲茅草。听到前面小孩的喊叫声、大人的嘱咐声,知道路更险了。果不其然,一边是茂盛锋利的茅草,一边是笔直的崖壁,中间是窄窄的一条缝,坡度大,很陡,人必须侧身才能经过。我们到时那窄窄的一条挤满了人,缓缓的往上蹭。我双手慢慢的交替的扒在石壁上,脚也一点一点的移动。终于走过了这“华山一条道”,到了由石头砌成的一天门。据渔亭的黟中的老师说,这儿自古就有石板路的,有一天门,上面二天门,还有庙,曾经香火很旺的。这里本就是道教名山齐云山的分支,后来齐云山归休宁管辖,这儿就衰落直至荒废了。

 

是真的,过了一天门,上去就有了石阶,窄而陡。令人无比欣喜和愉悦的是前面有两株盛开的樱桃花,洁白无暇,暗香浮动,摇曳生姿。赶忙喊小叶照相,不在乎姿势,不在乎角度,有樱桃花就行。趁兴准备摘几枝,踮脚伸手去,片片花瓣就落了,罢了。就着樱桃花的余韵,很快到了二天门。这道门有些气势了,门、柱都是方正规则的石块和石条,已经风化了,红褐色样,依稀辨得横额是“云中现瑞”,两边的楹联因字体小些,认不出了。上去后,许多的石板石条散落在草丛间,再下去几步,是依山的岩洞,显然就是以前的庙观,依稀有烟迹,其间的石板还有雕刻的花纹,戏言之,检几块带下山,亦是古董了。

早春 我们登山去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欣欣然前行,却骇然了。小道仅供一人行走,但左边是万丈深渊,右边是高耸的石壁,不敢看下面,望着石壁,摸着石壁,贴着石壁走过去了。终不甘心,回头蹲着照了张相。

 

以为最险的已经走过了,放下心来,大人小孩随意的坐在草地上,平息心跳,调匀气息,一边等后面的部队,一边补充给养并聊起天来。一时间不见了导游,答曰,砍棍子去了,上驼峰更难,没带绳子就用棍子了。啊?——这样啊。

 

既然来了,没有不上去的道理。毛主席说“无限风光在险峰”啊。

 

你想象不到的,路是肯定没有,极陡,几乎垂直,没有了你好拽的竹子,小树也不多,全是大大的崖壁,还有就是那长长的绿绿的较细的极有韧劲的丛生的草了。导游和几个男同伴壁虎样的上去了,然后把包抛上去,有人试了,上不去,没有着力点,拉着导游手中的棍子都不行,体力不支,心里胆怯。孩子们不必了。我一定要上去。我也壁虎样,扒着粗糙的崖壁,拽住一大把那草,爬啊,蹭啊,那悬空处,右手拉住导游伸出的棍子,膝盖跪在石壁上,另一只手在石壁上移。还有那险处,上面的人拉你,下面的人托你,就这样互帮互助磕磕绊绊踉踉跄跄的到了顶峰。顶峰是斜坡式的大石块,两边是悬崖,还得小心,怕滚下去。惊魂路走过,一看人数,十来人,只上来三分之一的人,我很为自己高兴。大家铺开了塑料纸,摆上了酒、卤菜、水果、饮料、糕点。。。。。。。吃着喝着,一致感激那有韧劲的草,上来全靠它,方晖说那叫救命草。我四周一望,右边后面是一层一层的渐渐远去的连绵的山脉,前面是同样陡峭的山峰,左边是小小的连片的村子、城镇和道路。我就问大家,那骆驼呢?大家都乐了,说你正坐在驼峰上呢。我急忙站起来,平日里那可望不可即的、超然脱俗的骆驼,我居然坐在它的身上,岂不亵渎了它?又想,那又如何,人到底是伟大的,恁是圣洁庞大不可侵犯的骆驼,今儿也被我们登山队收服了。

早春 我们登山去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歇了会,怕下面的人等得急,我们下山了。哪知道下更难。有的地方我倒着下,先抓好那救命草,面对山,踩好点再往下滑;有的地方要蹲下来,双手按地,往下挪。最难处是,两手抱着棵手腕粗的树,双脚慢慢往下移,下面没有了着力点,人吊起来了,下面的人托着抱着你的腿,你眼一闭,手放了,结果摔到地上。爬起来,双腿只打颤,真是魂都没了。

我真是累,没有劲了,体力消耗很大,双腿哆嗦,吓的成分也有。下山膝盖想往下跪,一会踉跄一会滑倒坐地,惯性一样的下下下,茅草扫割着脸,手套也撕拉不成样子。哪儿还有绅士、淑女?一个个汗流浃背,疲惫不堪,脏兮兮的走着。

 

终于下山了,一看表,才2点多,如果不是等小钱会更早。想那一次爬东头岭,在山上行走了整整8个小时,并没有今天这么累。今天才5个小时,路程少许多,但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鞋子里有泥土或碎石,硌得脚生疼,就是走平路也吃力了。

局长说,这山太险太峻,这座山爬下来,再爬三伏尖就没有问题了。

 

方晖说,事先没有估计到难度,队伍参差不齐,体力差异大,显得有些散漫。

 

其实很好,在这样晴好的日子,沐浴着这么明媚温暖的阳光,大家乐融融的登山,又安全快乐的下山,多好啊,撇开累不说,简直就是享受啊。

 

坐在回城的车上,望着那仍然高高在上的骆驼,心里很是得意,我骑了它,抚摩了它,我曾是它的主人啊,多么奇特的经历啊,这种感觉真好。

 

 

 

 

2004-2-14

晚22点完稿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