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涧采频

清丽而静 和润而远

 
 
 

日志

 
 

在春天里登山------顶云尖  

2013-04-12 15:49:59|  分类: 山水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定于4月10日登顶云尖的,早上我背包准备出门时,天上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不由得万分沮丧,颓然坐在沙发上,手机响了,一定是方晖通知我不去了。谁知道他却说:“你怎么还没到,我们在车上了”,我蒙了,“不是下雨吗?还去?”“没雨的,再说雨天登山也不错啊”。也对,急忙带上一把伞,又塞了一件薄衫,欢喜的出门了。

顶云尖在西武南屏村后。南屏又名叶村。自元朝末年叶姓从祁门白马山迁来后,村庄迅速扩展,清代中叶以后,南屏村步入鼎盛时期,村中至今仍保存有相当规模的宗祠、支祠和家祠,被游客誉为“中国古祠堂建筑博物馆”,现在已是旅游的好去处了。

我们在叶氏支祠的门口下车,穿过村庄和古树向山上进发。雨已不下了,然天阴阴的,我又后悔带伞和衣服了。可巧吴培立老师来交代向导几句话,赶忙托他给带回去了,觉得轻松了许多。

因为天气的缘故,这次只有十四人,很干练的队伍。一路说笑着,见几个妇女在采茶,老谢忍不住打趣了几句,哪曾想,那几个妇女很能说,一会儿老谢就偃旗息鼓了,又狠狠的被我们调侃了几句,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

路边一座小山,不高、开阔,有点点的松树点缀着,开满了红的紫的映山红,大家都喜欢上,于是自由松散随意的站在花丛中,破天荒的在登山前来了一张合影。向导说,它叫太真山,是叶氏宗族的坟地。想那死去的人能在这里安息也该知足了。

在春天里登山------顶云尖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上岭了,路窄了,陡了。路旁的小竹啊,花枝啊,湿润湿润的。这是一条古岭叫郑坑岭,整条岭好秀丽,在晨雾的笼罩下,很柔和,绿荫荫的。两边有许多毛茸茸的山蕨,女人们忍不住了,弯腰顾着掐蕨了。抬起头来,一枝枝的刺五加伸出嫩嫩的枝头,这儿有,那儿有,向导的长刀勾一勾,还是。掐蕨、摘五加,忙得走不动了。没办法,男人们就地玩几把扑克。我没有摘野菜,我怕背不动,就和小洪大把大把的摘花。看见路边有许多大蒜一样的植物,比大蒜绿,叶子薄些,很漂亮的。向导一边帮着找蕨勾五加,一边告诉我,这是黄花菜。真的吗?它会开花吗?有人采吗?开花,采的人多着呢。向导肯定的告诉我。没有想到,我爱吃的黄花菜就是它。

一路寻找一路上,蕨子伸手就是,五加没有了,但也够了。再上去,全是小竹子,小笋还没冒尖,过些时候,到这里拔笋的也不知有多少了。忽然听到后面男同胞的惊呼声,回头一看,呆了,一株盛开的紫藤缠绕在杉树上,那一串串的紫藤花热烈的开着,依次的垂吊着,那深紫浅紫的花串披满了杉树,映衬着墨绿的杉木刺,那样的和谐,浑然一体,仿佛从来就是一体,不说惊艳吧,也差不到哪里去。

在春天里登山------顶云尖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美的还在后面呢,惊喜声不断,前面窄窄的小道就是一条花廊,杜鹃花因为小雨的滋润,格外的红艳、亮紫,原极少见的紫藤花到处都是,整一个花的世界,我们就行走在花丛中。那紫藤又名榆钱,可以吃的,煮熟晒干蒸腊肉,名菜呢。这会不光女人们沉不住气了,那老谢也抵制不了诱惑,加入到采花的行列。他们象是早有准备,带有袋子的,不一会就捋了一大袋。我呢,找向导寻到开得美的、花串多的斫下来,我握着,也美滋滋的。

这么美着乐着上着,听见向导和别人聊天,谁呢?原来是一个老人坐在山梁上看书,有点奇怪。一问,原来到了与祁门山的分界处,老人是看林的。据老人说,不看不行,这边的人老砍他们的树,听得我脸都红了,让老人孤零零枯燥的守在山上,真有点不忍心。

隔着一个山头,望得到对面的顶云尖了,看得出上尖的那段路还是挺陡的。沿着山道上,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满眼都是长长粗壮微紫的蕨子,手不由自主的伸去,腾一个小小的方便袋装着,一节陡坡走完,袋子也装满了。下另一面的陡坡时,看见一大片的檫树,整齐划一的,株株笔直挺拔,用手摸一摸,光滑的,树干粗壮,枝桠细细的,缀满鹅黄的嫩叶,看的出是人工培植的。檫树也叫船树,是造船必不可少的材料,是一种珍贵树种。76年毛主席逝世建纪念堂时就从黟县的泗溪调运过檫树,也是从那时起,安徽开始培育檫树,这片林子就是那时栽的吧。

在春天里登山------顶云尖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开始登顶了,没有路,陡,但对于我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这才叫登山,才有了一点感觉,并没有费什么力,就登山了海拔793米的顶云尖。山上一大块平坦的地方,树木已经砍掉,说是上次上海摄影协会的人上来因为拍照需要才清空的,正好供我们歇息和午餐。还说要下雨,此时太阳都出来了,晒得人暖洋洋的,山顶上都有小蝇飞虫了。

登了这么多座山,这座山是最轻松最怡人的,花艳竹美草绿树珍奇,一路停停歇歇,鲜花不离手,野蔬满袋装,没有人空手,最不济的也有鲜花两朵。哪里象登山,分明远郊踏青嘛。

下山的路不同以往,且不说它的陡,也不说它的窄,也不能称为路,其实就是V型的槽,仅放得下一只脚,还得斜着,走是不行了,间歇的跳吧。不明白,怎么是这样的路?看见向导捡了一节檫树,用紫藤栓住一头,顺着槽极顺溜拖着,才明白这路是用来拖树的。心里又小人似的想,难道是用来拖祁门人的树?不会,一定不是的,檫树重,扛太重,所以才拖了。

毕竟是山,哪能不险?V型的路到了最难走的地方。几乎垂直向下,有着或被树砸被水冲出的深坑,这如何是好?向导说,把花扔掉,用手拽着小树或竹枝慢慢的下,花到下面在给你砍。忍痛丢了紫藤杜鹃花,蹲下身子,抓好植物,一步一步往下蹭,小心奕奕的,丝毫不敢大意,有100米吧,下得艰难,就似乎很长。以后的路好多了,又摘了一大把花,一溜小跑着下山了。偶尔回头望望那山尖,很尖锐的,如果不上去,怎么知道山顶的风光呢?

下得山来,走在梯田样的山地上,太阳快要落山了,余晖把大地衬得黄晕晕的,牛儿在地里不紧不慢的犁着,三三两两的人在找蕨,也有那系刀扛树的山民霍霍的下山来,妇人在菜园里忙活。。。。。。我们一行人握着花背着野蔬,走在坡地上。坡地上栽着许多小枫树,红紫的叶子油亮亮的;我们走在鱼塘边,鱼儿欢快的跃出水面;我们走过田埂,油菜籽的荚饱满沉甸甸的。。。。。。

多么的恬静悠适啊,充满了生机充满了希望。想那没来的人错过了怎样的美景啊。

其实没有,第二天又有20来人登顶云尖了。这么好的景色怎能错过?这么好的运动怎能不坚持?

 

 

                                2004-4-13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