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南涧采频

清丽而静 和润而远

 
 
 

日志

 
 

颠淘之笑  

2010-08-20 16:50:51|  分类: 闲情逸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家住江北,是产粮区,过年分稻子回来,吃米是要挑稻子去作的,有糠有米,养猪养鸡,日子虽是紧吧,也是不愁温饱的。就是有点麻烦,煮饭前先得淘米,因为有碎石子。用一个柄的木容器(叫什么忘了,现在也没见这个生活用具了)舀上米,上塘里,满上水,搅开,然后慢慢摇晃的倾倒到米萝(竹子编的)里,如此几次,米都到米萝了,留在木桶里的是细石与碎米。几次一淘,米就很干净。如果要煨绿豆汤,必得先淘一淘。

还有就是打豆子。黄豆、绿豆熟了,连禾弄回来,铺在晒场上,晒得焦脆样的,扬起镰j枷(竹制的农具,江南没见过)拍打几遍,豆子就都出来了。扒拉扒拉豆禾,豆子搅在灰里、焦叶、豆壳里,过筛几遍,泥灰、小泥粒就没有了。然后用小簸箕颠。这着实要些功夫。双手把簸箕两边,手腕用劲,扬起前半边簸箕,豆子一翻一翻往簸箕后,豆叶、豆壳等扬在簸箕前沿,几次一颠一扬,然后小幅往前一倾到,叶壳等轻浮物就清理掉了。米也是要这样处理的,因为有米壳、米糠等。家乡的原话就撼米。原来淘米、撼米是农村妇女必备的本领,手到即来,甚是娴熟,奶奶最拿手,我也会一点,但生涩,不流畅。

所以拣出这样的事来说,是这样的生活场景离我们渐行渐远,濒临消失。我的孩子根本就没有见过,更没有感性认识,是遗憾。如此鲜活的生活状态,娴熟的生活技艺,还有相关的生活用具这样无声的消失,我很是不愿,写出来,留个记忆。

更直接的原因是看了一则小故事,《世说新语·排调》载,说是东晋简文帝有一天邀请王坦之和范荣期一同去觐见。两位都是名士,范荣期年岁大,王坦之职位高。谁走前边呢?有点难办。于是推推让让,忙乎了一阵,最后,按照年岁,范荣期在前,王坦之走后。饶是如此,王坦之心里有点不爽,于是想沾点嘴上便宜,边走边说:“簸之扬之,糠秕在前。”范荣期听后,也不饶人,立即接口:“淘之汰之,沙砾在后。”哼哼,我是糠秕,你沙砾,怎样?看后我哈哈大笑,中国古代的文人太可爱了,太幽默了,太有才了。

这也就是在东晋,留下这样雅致的趣闻以娱乐滋养后人。放在今天,年龄算什么?职位最重要。不用说,是职位高的昂在前,年龄大的恭在后。不服吞在肚子里,怎敢睚呲谑语?

颠淘之笑 - 南涧采频 - 南涧采频

 

 

 

                    2010.8.20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